首页 > 代表风采 > 正文

尚伦生:食用野生动物的分水岭

稿件来源:甘肃人大网 发布时间:2020-02-26 15:48:58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解读
 
  2020年2月24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六次会议审议通过的《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对于依法禁止和惩治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的陋习,维护生物安全和生态安全,有效防范重大公共卫生风险,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具有重大意义。
 
  一、人类有保护野生动物、维护生态多样性的责任
 
  地球不是只属于人类生存的场所,而是人类与其他生物、植物共存的环境。这就决定了人类生存的地球是多样的。这是国际社会的共识。从联合国1973年的《瀕危野生动植物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到1992年的《生物多样性公约》,都在强调各国在保护生物和维持生物多样性方面的责任。早在1988年中国改革开放之初,全国人大常委会就颁布了《野生动物保护法》,既规定了 野生动物保护的范围,野生动物自然保护区的保护,也规定了法律责任。不可否认,《野生动物保护法》为保护野生动物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当然,在保护野生动物方面,《环境保护法》、《渔业法》、《动物防疫法》及《自然保护区条例》等相关法律条例都发挥了重要作用。
 
  保护野生动物,维护地球生态多样性,也是保护人类生命健康。本次新冠疫情发生以来,滥食野生动物这个突出问题及其对公共卫生安全构成的重大隐患,社会各界广泛关注。有数据表明,78%的人类新发传染病与野生动物有关。从SARS、MERS、埃博拉,再到新冠肺炎,都是直接或间接的野生动物疫源性疾病。因此,保护并禁食野生动物,对于保护人类生命健康是息息相关的。因此,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是符合国际共识的。
 
  需要特别强调的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在疫情发生全国动员防疫短短同一个月的时间内,即作出了《决定》,这在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立法史上是没有过的。充分反映出人大立法体现了民有所呼,我有所应,体现了一切以人民为中心的立法理念。
 
  二、《决定》的主要内容
 
  《决定》总计八条,主要内容为:
 
  (一)宣示与强调性规定
 
  《决定》第一条第一款规定,“凡《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和其他有关法律禁止猎捕、交易、运输、食用野生动物的,必须严格禁止。”一般的立法中都有对于某种行为的禁止性规定,并规定对禁止性行为的追责规定。《决定》特别强调对于违反野生动物保护法的禁止性行为,“必须严格禁止”,属于立法上的重复强调,也是一种特别宣示。既是对于公民的宣示,也是对于相关执法机关的宣示。可以说,无论是守法者还是执法者,都要特别重视野生动物保护法等相关法律规定的禁止性规定,并严格执行。
 
  (二)修改原有法律的相关规定。
 
  《决定》第一条第二款规定的“对违反前款规定的行为,在现行法律规定基础上加重处罚”。“加重处罚”是追究法律责任的一种处理方式。加重处罚原本出现在刑事法律中。如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处理逃跑或者重新犯罪的劳改犯和劳教人员的决定》(已废止)规定,“劳改犯逃跑后又犯罪,或劳改、劳教人员对检举人、被害人以及有关司法工作人员和制止违法犯罪行为的干部,群众行凶报复的,可以加重处罚”。但现代刑罚中则采取限制加重原则,即采用从重处罚原则,如刑法规定的累犯、主犯应当“从重处罚”,而不是加重。相反,在行政法及民事法律发展过程中,加重处罚、惩罚性赔偿等措施,充分体现了法律对于某种行为的严厉禁止。
 
  《决定》实施后,执法机关执行野生动物保护法等相关法律时,就适用《决定》第一条二款的罚则规定,进行加重处罚。比如,违法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 构成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或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的,适用刑罚时,在财产刑的适用上,就可以“加重处罚”。
 
  (三)新增加的规定 
 
  《决定》第二条第一款规定“全面禁止食用国家保护的‘有重要生态、科学、社会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以及其他陆生野生动物,包括人工繁育、人工饲养的陆生野生动物。”第二款规定“全面禁止以食用为目的猎捕、交易、运输在野外环境自然生长繁殖的陆生野生动物”。这两个“全面禁止”是野生动物保护法及其他相关法律中原本没有的内容,属于《决定》新增加的规定。执法机关在执法过程中,要特别注意这个新规定的内容,老百姓也要清楚这一规定的内容。凡是违反两个“全面禁止”的规定,都属于违法行为,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四)明确家禽不属于禁止食用范围
 
  《决定》第3条规定,家禽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畜牧法》的规定。据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研究室主任臧铁伟的答记者问,鱼类和家禽家畜不属于全面禁食范围,分别适用《渔业法》和《畜牧法》的既有规定,同时要求国务院畜牧兽医行政主管部门依法制定并公布畜禽遗传资源目录,以明确家禽家畜范围。
 
  这样的规定看似没有必要,其实是立法机关通过《决定》明确告诉老百姓,哪些可食哪些不可食。尤其《决定》规定了两个“全面禁止食用”的情况下,把可食的范围告诉人们,属于立法上的“温馨提示”。
 
  (五)利用野生动物的例外规定
 
  在食用野生动物方面,《决定》的态度是“全面禁止”。在食用方面“全面禁止”,并不意味着不能合理利用。《决定》第4条规定,对因科研、药用、展示等需要对野生动物进行非食用性利用的特殊情况,规定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实行严格审批和检疫检验,国务院及其有关主管部门应当及时制定、完善野生动物非食用性利用的审批和检疫检验等规定,并严格执行。也就是说,只要出于非食用性利用野生动物的,只要履行了审批和检疫程序,就属于允许的范围。但这种利用一定要建立在严格控制的范围内。
 
  (六)政府与社会的责任规定
 
  《决定》第五条规定,政府与社会各方面应当积极开展生态环境保护和公共卫生安全的宣传教育和引导,全社会成员要自觉增强生态保护和公共卫生安全意识,移风易俗,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养成科学健康文明的生活方式。对于老百姓而言,要革除滥食野生动物的陋习,养成文明的生活方式。同时,《决定》第六条规定政府的执法责任。
 
  (七)《决定》的时效规定
 
  《决定》第八条规定,“本决定自公布之日起施行”。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的立法,都有实施时间的规定。一般来说,重要的涉及面广的法律,一般都会留出一段时间做准备。但《决定》实在特殊时期的立法,为了让《决定》即可发挥作用,在时效上选择了“自公布之日起施行”,凸显了实施《决定》的急迫性。
 
  鉴于《决定》作出了食用野生动物的两个“全面禁止”,可能成为改变国人食用野生动物的分水岭。今后,所有食用野生动物的行为都构成违法甚至犯罪!建议人大、政府及相关部门加大对《决定》宣传的力度,让所有人都知道两个“全面禁止”,彻底革除食用野生动物的陋习,让人类与其他动物共生共存,让人类与自然和谐发展。
 
  (作者系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甘肃省律师协会会长)